□張豐
  在大眾傳媒發達的時代,白血病似乎不僅僅是一種可怕的疾病,它常讓人感覺到希望,但最後大多數又是絕望。有關它的報道,總是伴隨著各種讓人心碎的故事,或自強不息,或凄美動人。
  在這種敘事的背後,有一個很大的尷尬:白血病的治療消耗極大,一般家庭難以承受。由於救助體系的不完善,被媒體報道,成為獲得社會捐助的有效途徑之一。
  但是,有這樣一群寂寞生長的小患者,他們還小,不懂得疾病的可怕,也不懂人情世故。在治療的過程中,他們完全被動,等待命運的安排。他們的心愿非常簡單:布娃娃、奧特曼,或者一個皮球,看一次海已經是個宏大的夢了。但正因為簡單,卻給成人很大的震撼,我們也曾經有這麼簡單而美麗的心愿,而現在我們所得到的已經太多。這時,伸出援手,也就成為一種自然的舉動。
  作為一名患者,莫向松的命運同樣值得同情。一周前,他當眾下跪求一位女富豪捐助100萬,引起很大的爭議。而昨日,他又告知媒體,這次舉動是一場策劃,背後另有高人指點,而這必將引來新一輪爭議。
  為了輓救自己的生命而採取求助行動,當然可以理解,我們也一直希望莫向松能得到及時的幫助。白血病患者救助的困難,在於社會救助機制還有待完善,相關慈善機構發育不足,社會捐助也處於初級階段,而救助機制的完善完全是建立在社會信任的基礎上的。“下跪索捐”的策劃邏輯,就是以出格的行為引起社會關註,以待出名後帶來捐助,但這種精心策劃卻讓求助對象處於道德綁架之中,反而極大地破壞了社會信任。這不但對莫向松不利,對那些潛在的求助者也是一種傷害。
  “下跪索捐”的策劃者有一句看似有理的辯解:要死的人,誰還在乎姿態?換一句表述:生命重要,還是尊嚴重要?這其實是很大的誤解。生命的可貴,正在於有尊嚴,人們願意救助別人,除了同情,更重要的是對生命的尊重。一個只期待布娃娃的孩子,最後收穫的也許是整個世界的愛。  (原標題:作為病者的尊嚴)
創作者介紹

名牌傢俱

ag02agwvj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